讓我養你吧(下)首爾市長補選與「同志遊行泡泡」風波

讓我養你吧(下)首爾市長補選與「同志遊行泡泡」風波

南韓的「首爾酷兒祭典」從2000年開始舉行,爲南韓最大的同志遊行活動。歷經多年的演進,已成爲首爾極具代表性的城市議題展演。 圖/首爾酷兒祭典FB

▌前情提要:〈讓我養你吧(上)南韓同婚家庭「健保上的陌生人」訴訟〉

《港股》恒指晨跌1.3% 科技、汽车股承压

▌前情提要:〈讓我養你吧(上)南韓同婚家庭「健保上的陌生人」訴訟〉

金勇敏與蘇成旭這對南韓同性伴侶,一度成功獲得國民健康保險公團認定扶養與被扶養人資格,享受一方可免繳保費、另一方可得知病況並代理領取處方箋的權利。但案例遭媒體曝光後,健保公團立刻註銷資格,讓兩人決定提起行政訴訟,在南韓甚爲敏感的同志議題,再次浮上臺面。

這對伴侶中,勇敏已在同運同體工作6年,兩人也曾接受紙媒採訪,但這回面對包括電子媒體在內的大批鎂光燈,他們仍顯得些許緊張。而公開提出訴訟,也意味着往後知道他們的人會更多,在整體氣氛仍屬保守的南韓社會,鼓起勇氣行動的背後,意味着往後勢必承受來自各界輿論更多的壓力。

NBA/MVP資格拉警報!安比德復出砍大三元助76人輕取公牛

當記者詢問如何看待當前同志在南韓的處境,還有希望透過訴訟爲同運帶來何種影響,勇敏迴應:「在南韓,性少數族羣被烙印與憎恨,但其實也有很多人快樂生活着。我希望透過這次訴訟,性少數者們能不受性別認同影響,組建各種型態的家庭,我希望性少數者們都能開心、有勇氣與自信地生活下去。」

「10多年來,我們的確能看到南韓社會上——特別是年輕族羣——對同志接納度有所提升,但我認爲若跟鄰近國家相比,速度還是太慢了。」負責勇敏與成旭行政訴訟辯護人之一的柳珉熙律師向記者說道。

哥布林杀手外传:第一年

立委爆高端股东民进党籍破千人 侯酸赖:不是说要公开?

「10多年來,我們的確能看到南韓社會上——特別是年輕族羣——對同志接納度有所提升,但我認爲若跟鄰近國家相比,速度還是太慢了。」圖爲2016年的首爾酷兒祭典。 圖/路透社

2016年的首爾酷兒祭典,現場有教會人士當場倒地「祈禱抗議」反對同運。 圖/路透社

傻女逆天:廢材大小姐

就在1月25日,南韓女性與家族部發表了2021~2025年的《健康家庭基本計劃案》,表明將推動擴大認定目前法規定義的「家族」概念,包括具事實婚關係、非婚同居人、一同居住與彼此照顧的親友等,往後都將推動可認定爲「家人」。

印尼东部火山喷发 政府疏散1172人

這表面上預示着往後同志族羣可能借此獲得更多權利,但當被問及這是否代表同婚可成立,女性與家族部則迴應,同婚問題仍需得到社會討論與同意,並非現階段政策中考量的事項。預料這項計劃案,仍將限定一男一女的關係,將同志伴侶排除在外。

在南韓,受傳統家父長制與對性別刻板印象的強化,還有反同的保守基督教會影響力龐大所致,同志議題是長期來如同禁忌般的存在。

隨西方流行文化與網路興起,同志元素和對性少數議題的發聲,也逐漸在韓流內容產物裡出現。去年新冠疫情爆發,指責同志使疫情加劇的基督教會,因強行集體禮拜,造成情勢更爲險峻,這也讓社會重新檢視同志與基督教主張的合理性。儘管如此,多數同志仍懼怕爆發家庭爭執或失去工作,而選擇隱藏身分。

政治上,保守派仍直接對同志顯露出嫌惡的態度,而進步派在意識到自己最大宗支持族羣爲年輕世代的同時,一時也無法擺脫來自保守基督教的壓力,因此雖不若保守派公開指責同志「有問題」,同志認同或同婚與否「需獲社會共識」,已成許多政治人物用來回避以脫離爭端的起手式。

花顏 小說

南韓電影導演金趙光秀(右)與伴侶金承煥(左),2013年9月7日舉行婚禮,是南韓第一場同志婚禮。這場公開婚禮是辦在清溪川廣通橋下,開放民衆觀禮祝福,但現場卻闖入反同者高舉標語鬧場、並且還企圖向新人潑糞。 圖/美聯社

而就在勇敏和成旭提出訴訟的同日,首爾市長補選的電視辯論會上,同志議題再次引發輿論關注。檢察官出身、曾任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,並於去年10月退黨獨立參選市長的琴泰燮,在辯論會結束前,向國民的黨候選人安哲秀詢問對同志遊行的看法。

怎麼吃才能穩定血糖?營養師「順序」是關鍵!

「我擔任國會議員時,參與了在首爾市廳前舉行的酷兒祭典(即同志遊行),親自去看了,我才真感羞愧。主要國家的大使都現身參與,慶典的氣氛圍繞現場,但我們國家的政治人物,連一人都沒出來。」琴泰燮說道。

新婚1年雙喜臨門 愛雅嗨喊:終於可以公布了!

「安候選人或我,被認爲是中間或第三勢力的政治人物,第三勢力若整合,我認爲以首爾市長身分出面參與同志遊行,才能真正引發微小卻重要的變化,締造首爾爲符合全球水準的都市。」說完這番話後,琴泰燮向安哲秀提問:「您有意願出來參加同志遊行嗎?」

安哲秀迴應:「反對歧視是理所當然的,不是嗎?我認爲每個人的人權都該受尊重;但不只自己的人權,他人的人權不也很珍貴嗎?舉個例子,舊金山同志遊行是在卡斯楚街舉行,該地位處舊金山南部,離市中心有點距離。不只舉辦者們,想看的人也會去那看。我想說的是——遊行並非在舊金山市中心舉行。」

「若同志遊行在光化門一帶舉辦,雖然也有自願要去看的人,但不也會有帶着小孩來到該地的民衆嗎?會有不想看遊行的人吧?我認爲這部分也得給予尊重。個人有權利表達自己信仰的事物,但『可以拒絕這些事務』的權利,我認爲也該受到尊重。」安哲秀略爲緊張、數度結巴地闡述自身立場。

浪浪惨遭塑胶桶套头「10天无法吃喝」 热血网友串连抢救

爸爸去哪兒?國際刑事正義的消失防線

安哲秀(左):「反對歧視是理所當然的,不是嗎?我認爲每個人的人權都該受尊重;但不只自己的人權,他人的人權不也很珍貴嗎?舉個例子,舊金山同志遊行是在卡斯楚街舉行,該地位處舊金山南部,離市中心有點距離。不只舉辦者們,想看的人也會去那看。我想說的是——遊行並非在舊金山市中心舉行。」 圖/作者提供

聽完安哲秀迴應後,琴泰燮感慨說道:「聽到(安候選人)剛纔說的內容,真讓我覺得,我們要走向無歧視的社會,有多麼困難…這無關同志遊行要在哪舉辦,而是我們社會無力且難以發聲的人們,抗爭到現在,歷經多次失敗,才讓首爾市讓性少數族羣在這舉辦遊行,這是現有政治無法做到的。」

對於自身的發言,安哲秀隨後又在廣播節目中解釋:「自己比任何人都反對歧視…但光化門同志遊行,會有裸露身體或對性方面有高度表現的情況,有民衆對在市中心舉行遊行,在無設防下,對兒童或青少年展露,感到憂心,所以我才舉美國例子說明,移到市中心外較妥當。」

安哲秀先前提到的卡斯楚街,是位處舊金山郊區的知名同志聚集地與同運據點,這裡每年10月第1個週日,的確會舉行「卡斯楚彩虹街頭慶典」,每年規模約爲數十萬人。但實際上,世界最廣爲人知、參與規模近200萬人的舊金山同志遊行,則在每年6月第4個週日舉行,從主要幹道市場大街遊行至鄰近舊金山市政廳的民政中心廣場,熱鬧的市中心就包含其中。

安哲秀在辯論會上,並未正面回覆琴泰燮參與同志遊行的提議,也無探討如何改善性少數者受歧視問題,反倒以片面資訊強調「同志遊行不在舊金山市中心舉行」,不僅有刻意誤導之嫌,以「暴露」爲由主張同志遊行應遠離市中心,也隱含「不想看到的少數族羣就不應出現在多數族羣場域」的排擠思維。

竹县蓝营成立劳工后援会 林思铭:51劳动节全国统一放假

在勇敏與成旭提出訴訟的此時,南韓政治人物「沒有歧視,但…」、「反對者也需被尊重」的話語包裝,反而暴露自身對性少數者處境的無知與不關心,併成爲主流的制式迴應,如何突破這層枷鎖,依然是往後南韓同運的挑戰。

当代大学生哈哈概论

反而暴露自身對性少數者處境的無知與不關心,併成爲主流的制式迴應,如何突破這層枷鎖,依然是往後南韓同運的挑戰。 圖/flickr@lemonpr